,

吃反派or非主旋律的角色受

墙头超多,日常爬墙。

片段

无主题无内容文字专用文名(抬头)

是高觉慧×高觉新,我吃的和我产的……也就差不多……吧?

高觉慧忍不住了,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周遭清寂寥落的黑暗和他触手可见的光明都刺激着这个青年的神经,他愈发清减的大哥的形象也更加明显甚至突兀出来,这一切逼着他去靠近,可能是最后一次靠近他的这个软弱的让人恼怒的兄长,然后亲吻。

他不是没有爱过人,但这一次这种他曾说过“很纯洁的”爱情,他曾对鸣凤说过的不惭大言,在此刻都是漆黑的、压迫的,他所拥着的青年那双清秀的,温顺着的眼,反也成了片恶沼,是他所不愿看见的东西了。

“这是错的,”觉慧想,但是身子后面的他曾爱过的那些东西,鸣凤的湖,还有那几枝子梅都让他想躲开,它们似乎也干净不到哪去,甚至比那片恶沼更甚,于是他就向前,向前是明轩的眼,鹿一样的和顺的眼。

明轩为他抱来的几个罐头,那些“路菜”一个一个掉在地上,声音惊醒了明轩,也骇住了觉慧,觉慧向那几个罐头看去,仿佛它们犯了恶极的罪。明轩蹲去捡那些罐头,手指头尖微微泛白。

觉慧正看着明轩的后颈,一截子清瘦的,温和的白肉,正是这种温和刺激了觉慧,“我竟然会爱这么一个人吗?”的念头折磨着他,明轩可憎的,软弱的形象在他意识里又清明起来,他又想起明轩是怎样因着自身的软弱而让爱的人一个一个被牺牲,这时候爱意便被愤怒取代了。觉慧满意的呼出一口气。

明轩站起来并不看觉慧,更准确的说他用一种过分的慌乱把罐头递给觉慧,扶了扶眼镜想说什么的样子,但终究没有说。他只是叹息:“快去睡罢,明天要起早。”

——E——N——D——

评论(1)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