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吃反派or非主旋律的角色受

墙头超多,日常爬墙。

『羡洋』没码完先放这儿方便下一次码


可能有大量蜜汁河南/北方方言腔调出没,避雷/看不懂注意(魏无羡不是南方人吗?)

魏无羡第一人称视角叙述,巨崩坏接受吐槽,反正你不能咬我脸(?!)

码的有点恶心,文中观点只是为了迎合人设不是作者本心,某些用词含“视角”本身不经意的贬义。

Are you ok?接受的话往下翻↓不接受就不接受吧(?)

1
我踢翻了血迹斑斑的垃圾桶。

天气很糟糕,血的气味不出意料的被高温下腐烂的残羹冷炙所玷污,远远闻着让人怨恨环卫人员怎么还没收走这些让人作呕的东西。

但是现在我很庆幸。

气味很要命,我背起来混在垃圾里面的孩子,替他抹去了点污渍然后在心里揣度他晕倒八成是这味儿熏的。

2

小崽子伤好的很快。

粥熬的很香,我把上面最鲜美的那块肉填嘴里嚼嚼,替他品味出来这个结论。

然后就因为一块肉被这个忘恩负义的崽子照脸上用力咬了下去。

嘶——他该不会以为他是狗吧?!

我挠着他下巴迫他松口,心疼的通过镜子看了眼我被他咬出血的脸,勉强勉强,虽然不如以往丰神俊朗但是多了沧桑的美感,吸引小姑娘还够格。

小崽子反而记起来了旧仇:

“你是那个给我假消息的人。”

3

他不罢休又试图去咬我手指,抬头间那个眼神倒是骇的我心悸。

那个眼神在一个孩子身上,似乎很合适但是却完完全全的错了。

我于是挂个最无赖的嬉皮笑脸:“怎么能怪我呢,他们一个两个都要杀我,我难道给你真消息让他们对我下手?再者你现在不也没事不是吗?”

我自觉问心无愧。

他看我的眼神变了变,本能告诉我该离这个孩子远点,本性却是另一番光景:“你这么看着我干嘛啊,我又不是故意的,是你自己不好,谁都信。”

于是他扭头重重哼了声,头还不给面子的撞到了墙壁。

“哈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是傻子吧!”

4

我从没发现养个崽子这么麻烦。

他咬着我给自己买的鸡腿啃着我的泡面,跟大爷本爷似的乜斜我一眼。

正打算悄悄去吃米粉的脚就顿着了:“不好吃?”

“不是,”他抬手招我过去:“你饿不饿?我分你一口。”

我感动的老泪纵横。行,起码还有我一口。

然后他就真的只塞给我一口。

“我叫魏无羡,”我寻思着起码互相自我介绍拉个在这孩子这儿的好感度,于是换了副更温柔的嘴脸:“小朋友?你叫什么名字有爸爸妈妈没有啊?”

屁,话一出来注定要糟,如果他有父母还能让我坑了人家的娃还养了这么几天?

“薛洋,”他看着我惊吓的表情给了我一个包含着“你是傻子吧”的表情:“别这么惊讶,带我的老乞丐起的名字。”

我估计那个乞丐起这么个名字可能是翻了字典。

5

一转眼小崽子就长大了。

又带着薛洋去买衣服,我看着他甩掉一个又一个导购人员,感慨万分的想。

最后还是我出手,把他妥妥帖帖的摁在穿衣镜前任导购小姐姐忙里忙外的往他身上比划衣服。

“怪不得人靠衣装,”我尽量忽略自己想说“马靠鞍”的习惯尝试着夸一下薛洋:“薛哥您穿上衣服就跟个正常人似的。”

“妈的魏无羡谁不穿衣服!”

糊上脸的是小崽子又气又恼的眼神,忽略那份气恼是冲着我来的不说,小崽子这样是真的挺好看的。

等一下又不自觉喊他小崽子了,这可不行要糟。

6

薛洋长的真的比我想的快。

像每一个父母送孩子进入高三的考场一样,我也给了薛洋一份爱的鼓励:

“我等着你落榜归来,”我拍在薛洋肩膀上的手有着坚定无比的力度:“不用担心,我认识好几个工地的包工头。”

然后我就被薛洋扔到了垃圾桶旁边。

诶这垃圾桶挺熟悉的。

更熟悉的是从垃圾桶里钻出来人这个操作。

我淡定无比的和这个满头垃圾的蓝二对视了一眼,淡定的盖上了垃圾桶的盖子。

现在的垃圾桶怎么都这么大居然能容纳人了呢?!

7

老实说,坐在咖啡厅里看着对面古板一如既往的蓝二,我开始怀念那位从垃圾桶里钻出来的蓝二了。

毕竟亲民不是吗?

糖被牙齿咬的咯吱作响,不知道什么时候我也学了薛洋这个习惯:“这么多年了,怎么,还没放下?”

我也觉着我这话挺混蛋,于是在蓝湛表情变换之前自己先笑了出来。

放下什么啊,一开始就是我去看人家好看招惹人家,我都走了十多年,人家还能找得着我多半是没放下。

“魏婴……”他看着我,眼神里倒像是有千般话要说,琢磨起来多半是关于风花雪月的个把话。

正好,他的风花雪月,我现在也不想了解。

“别嘞……”我把咖啡放回桌子上——什么垃圾咖啡,还没我特意给薛洋买的太妃糖口感好:“我是魏无羡。”

8

——我是自从捡了薛洋,所有一切都为了薛洋存在的魏无羡。

9

耍完帅我预感要糟,薛洋考试考完了吧?

小崽子挺乖,就站咖啡厅外面看着我。
啧,这眼神可不太可爱。

“吃肉不?”我揽过他的肩膀,拍下去的力度和上午时一样刻意不知轻重:“特意犒劳你的,好让你去工地上干活多点力气。”

“魏无羡。”他拍开我的手。

“嗯?”我把脸凑到他脸上,刻意假装没听清。

“魏无羡,”他抬头,反倒是我又不自觉避开他眼睛:“如果你要给我找后妈,我很介意他是个面瘫。”

等等关注点不对啊小崽子?!

于是我把好大一个巴掌糊小崽子头上:“傻了吧还后妈,我对你这么好你还缺母爱?”

然后日常回收了一个来自薛洋“你是个神经病吧”的眼神。

嘛,天气不错是吧?

10

如果注意起来我已经习惯喊薛洋小崽子了。

毕竟薛洋已经到了可以知道儿女情爱的年纪了是吧?我再惦记他就不算恋童癖了。

等一下我本来就不是恋童癖!

把太妃糖往茶杯里塞了一块儿,正倒着水就听见隔壁屋子里打着游戏的薛洋惊天动地的一嗓子:

“魏无羡你又玩我号!”

得呗,不就是给你

评论(2)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