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吃反派or非主旋律的角色受

墙头超多,日常爬墙。

『温唐温』年夜饭

◇极度崩坏预警。
◇文不对题预警。
◇人物设定按第一季结巴扶幽预警。
◇烂尾预警。
◇是个糖。

——正文

如果非要说今年的年和以前有什么区别的话,唐晓翼觉得,其实没什么。

就是未免太安静了些。

已经六七十的唐大爷想了想,还是想不起来哪里不对。

氤氲着蒸汽的乳白色汤汁咕噜的冒着泡,一点点融化开那尾鲈鱼的鲜美滋味,传到正在看春晚的唐晓翼鼻端,温柔生动。

唐晓翼听着那鱼汤应该是熬好了,也懒得去端,用胳膊肘戳了戳瘫他旁边的某个少年,某种异样感却弥漫在他心头散不开:“喂……温莎……去把鱼汤端来吧……”

“wing……我已经很累了,”才陪自己恋人打扫完屋子的前任公爵瘫倒在沙发上,金色的头发上滑稽的挂着个发卡却已经没有人有心思理睬了:“以前我是有人养的……”现在却要养你可见我对你的爱意了……这句话他说了前半句,一如既往的没想过让人理解后半句。

别扭死了啊,死傲娇死变态。

唐晓翼默默的暗骂了一句,可是还是累到不想动,于是他动了动手指,然后继续瘫着。

温莎无奈的看了恋人一眼,从会客厅站起走向厨房。

唐晓翼瞟了一眼,自然而然的目光转移到了少年累到打颤的双腿,如果不是自己真的已经年纪很大了唐晓翼甚至是可能让为自己真是过分蹂躏过恋人还要让恋人跑腿。

滴答,滴答。

窗台上那盆盆栽默默的抽枝,小叶也一点点开始舒展。

是个好时辰,宜婚丧嫁娶四大皆宜。

唐晓翼把目光由愈渐无趣的春晚挪开,目光凝到了那盆盆栽上,静默的想。

时钟无意义的噪声并没有被吵闹的节目声音盖住,每一分钟都是大大小小的不安。

门铃恰如其分的响起,响了几声唐晓翼想应答开门却发现自己根本离不开沙发。

可能真的是年轻人口中的被沙发封印了……瘫倒在沙发上的唐大爷想。

门铃响了几声看依旧没人开门,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响过,门锁安安静静的开了,只有那一声“咔”清脆。

进来的是墨多多,或者说还有整个DODO冒险队的傻孩子们——虽然都是五十多六十的老大爷老大妈了但是毫无自觉的唐晓翼认为自己还是有资格称呼他们为孩子的。

他们打开了唐晓翼的屋子——唐晓翼有点不知所措的想,自己为什么会把钥匙给他们,尽管他认为自己给了冒险队足够的信任但是这个——显然关于隐私了。

可是他也没资格去质问了,天知道为什么他张开嘴,却牵扯不动声带,酸涩的感受强烈却模糊的透不过被麻痹的神经,他发现自己居然有些不为所动。

“唐晓翼?”墨多多,应该说是墨小侠注意到了瘫在沙发上的老人家,把带来的火锅底料放在茶几上晃动了一下沙发上看着还温热的人:“唐晓翼?”

“墨多多……你……是阿尔茨海……默症吗?”扶幽看了墨多多一眼,把手指贴上了唐晓翼颈侧大动脉上。

“他解脱了?”

姚婷婷这么问,目光始终不敢对上扶幽,不知道是期待还是愧疚或者其他的,对已逝之人的感情。

什么解脱啊……我可从来没把你们当累赘……

明明就是,最珍重,最亲昵的伙伴啊。

唐晓翼这么想着,他想抱住这群孩子矫情就矫情吧,告诉他们自己一辈子他们是最重要的存在,可是他牵扯不动声带他说不出来,他只能看到自己眼前的一切黑了下去,然后声音也渐渐模糊。

他听见什么钟声从远处传来,看到白色的通道而他还是少年模样。

于是他向前走去,义无反顾。

如果不是那个去而复返的少年扯住他的手带着他向相反方向奔跑,他几乎就是要走向那条道路的。

“那是通往地狱的路!”少年扯着无意识的唐晓翼跑向一个狭窄的通道,金色的头发几乎要刺痛唐晓翼的眼睛:“你活那几十年是白比我多活了吗?”

唐晓翼被扯着却突然想到什么:“鱼汤呢?”

于是似乎是累了,少年停了下来,认真的看着唐晓翼:“我可以假设你还没有到老年痴呆的年龄吗?”

“不,上个月才确诊,阿尔茨海默症,”唐晓翼微妙的笑了笑:“否则我怎么可能看到你还习以为常?”明明不仅有血有肉还能动的温莎几乎算得上灵异事件了。

“我以为你知道自己死了所以对于看到鬼魂才一点都不惊奇。”温莎用敬佩的眼神看着唐晓翼,而唐晓翼则无比怀念的看着温莎那一身皮肉,毕竟他自从少年时期离开海龟岛之后从没想过那几近永别,后来就没什么机会看到温莎正常的,像是个人的样子了,这个样子让他怀念。

刚才一定是老年痴呆太严重了才会一点都不惊奇吧?

唐晓翼这么想着,温莎却懒得理这个又走神的家伙,自顾自的嘲笑着唐晓翼自以为是的……老当益壮:“真的,你绝对是我见过最没有自知之明的人了……啧,能做家务累到猝死也真是……没谁。”

“你怎么就不能想些好的?比如我可以屈尊降贵的陪你?”唐晓翼也回敬,如果说他言辞不是那么……嗯……不那么礼貌这真是感动人心的表白啊。

可是总还是能感动一些人的。

于是尽管唐晓翼的告白不那么礼貌并且迟到了——可是谁来得及在乎什么礼貌呢?温莎和唐晓翼黏黏糊糊的亲吻就已经让他们无所顾忌的不在乎一切了。

包括那个……来迎接他们的天使。

——END

正文字数:1855字。

小剧场

天使:上帝叫我来叫这俩人吃年夜饭来着……问题来了,我是先等他们亲完吃完年夜饭再烧死他们还是现在就烧死他们?呵……mmp:)

上帝默默拿出来了爆米花。

某片羽毛静静藏在天使翅膀里假装自己纯白并且悄咪咪认真观看眼前狗粮。



评论(3)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