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睡眠

吃反派or非主旋律的角色受

墙头超多,日常爬墙。

特别老,每年长十岁的衰老速度

我的名字就是我将要做,正在做并且过去也在做的事。

(但是深眠什么的是不可能了

在我睡死之前都不能判断我会睡死毕竟没有实际情况出现,出现之后……我都死了你还叨叨我是想逼我诈尸拉你陪我?

最难的莫过于爱了,可以信仰可以束缚可以责任可以依赖可以离不开但都不一定是这种美好虚无的感情。

摘纪录:

死,对你来说很容易; 稍难一点儿的,是梦想; 再难一点儿的,是反叛; 难上加难的,是爱。
——富恩特斯《墨西哥的五个太阳》


感谢推荐

评论

热度(1321)

  1. 临渊羡鱼摘纪录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