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吃反派or非主旋律的角色受

墙头超多,日常爬墙。

碎片

突然发现自己一直没产出于是拿片段抵数。

对,没头没尾的。

…………温莎暴怒着,把自己的恋人推在墙上:“所以你试图让我相信什么?相信我们死去的,离去的那么多,都是一个意外?没有任何人出卖没有任何人背叛他妈的都是该死的活该?”

唐晓翼冷眼看着自己的恋人,因为激动而发红的脸色,不流畅的呼吸,以及湿润依旧却让他再没有欲望去吻的嘴唇。

都过去了。

他这样对自己解释来掩饰自己虽然对恋人没了感情却仍然有性欲。

似乎突然之间反目的恋人感情就这么没了很正常似的。

“我不指望你能放下你怀疑的本性,说真的毕竟你一开始就该死的充满了多疑,”唐晓翼吞了后面那句——但是我一开始以为你会为了我努力改变的愚蠢想法现在居然还在发光发热:“不过我这是希望你能停止对我朋友的刁难,仅此而已。”

“仅此而已?”

安静了一会儿,温莎轻轻的开口问。

空气凝结成了块状物,脆弱的被声波敲碎淅沥沥的落了一地。

“wing,我想我明白了,各种意义上,”贵族又找回了他的骄傲,他昂着头,声音又温和起来:“所以你希望我怎么样呢?”

说实在的,唐晓翼有点害怕这样的温莎,虽然唐晓翼不得不承认自己的恋人这个样子真是迷人:“我想我不知道,不过也许我们不大合适。”

“分开?或者你能想到的任何酷刑?”金发的青年温柔的笑了笑,声音里带着难以发觉的释然:“我说,wing,你可真会折磨我。”

究竟是谁在折磨谁呢,唐晓翼想,一开始就注定互相折磨的两个人还偏要凑一起,于是他妈的他们没有停在暗恋的隐藏上反而一切都过去的时候自己不战而败。

他突然想到前苏联,想到那个国家然后自作多情的以为自己和温莎的结合大概也是如此。

不过幸好温莎不知道唐晓翼在想些什么,否则他一定会讽笑着告诉唐晓翼他们两个一开始就不存在所谓默契和信任——和前苏联不同他们一开始就拿了最糟糕的剧本做了对彼此来说最糟糕的人。

真他妈的讽刺,也许上帝甚至会为此拿出爆米花兴致勃勃的看戏——虽然同性是反基督的。

………………

温莎这么man绝对是我的锅……我悔改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