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睡眠

吃反派or非主旋律的角色受

墙头超多,日常爬墙。

特别老,每年长十岁的衰老速度

我的名字就是我将要做,正在做并且过去也在做的事。

(但是深眠什么的是不可能了

在我睡死之前都不能判断我会睡死毕竟没有实际情况出现,出现之后……我都死了你还叨叨我是想逼我诈尸拉你陪我?

瞎bb

总觉得“现实”不真实。

恍恍惚惚看着雪白的墙壁,红色的椅子,总疑心只要我再快点,就可以穿过它。

总觉得就连我自己都不大真实似的。

不小心割伤的手心,鲜血的气味浓郁而不掺我最讨厌的铁锈味,明明是喜欢的气味现在却完全不知道该干什么。

我知道现在似乎我该处理伤口了可是怎么处理?无数次经历的过程此时此刻却生疏。

有点……或许可以称之为“疼”的感觉在手心溃散,模模糊糊的让我不舒服。

尽管昨天并没有熬夜大脑却也停止了转动:这仿佛是它的日常活动。

眨眨眼睛,我知道这是我迷惑时的下意识动作,有时候因为这个会被感叹“好可爱”或者“你怎么这么迷瞪”。

不过事实上都与我无关不是吗?毕竟我看不到。

不过太下意识也不好……譬如把眼睛眨酸痛。

穿戴,梳洗然后离开自己的精神安乐窝。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