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吃反派or非主旋律的角色受

墙头超多,日常爬墙。

想看病娇,不想动手写病娇,喜欢扭曲而美丽的心灵,扭曲混乱不堪却只有一种颜色,希望的黑或者善良的血色纯洁而高贵,只有鲜血和黑暗才配永垂不朽。

想看拥抱时的刀子,想看握着爱人的心脏,想看舔吻着对方嘴角的毒血然后一起长眠。

想看绝境处毁对方的逢生路,想看不顾一切的情yu就那么一起死在床上,想看捆绑着对方的心灵去伪善的说自由。

啊这种病态的渴望啊。

评论(6)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