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吃反派or非主旋律的角色受

墙头超多,日常爬墙。

随记

秋高气爽之日,当得起一个天凉好个秋了。

晚自习的温度也是刚好,极适宜做一些很有意义的事,譬如睡觉。

某位s君正兴致盎然的与周公行那云雨之事。

倒也是他识人不清,就那么毫无防备的睡着(zhe)了,对他善良正义的同学们,当真是情深。

就看那缘啊,还是浅。

他的同学们抛弃了道义,拍一拍手,约好了安安静静,然后就弃他深情于不顾的离开了教室,同时还顺手锁上了门。

夜黑风高夜,杀人。。。当然没人敢去干了,要不然笔者可能就不会在这里悠悠然的去给你们说这些了。

别想多,笔者决对不是那个可怜的孩子,笔者这种人。。。嗯。。。

言归正传,那教室空荡,那年代是没有电灯的,也就只有重点班是那个学校最奢侈的班级,单配了一盏汽油灯。

这玩意儿笔者也无法描述,毕竟是时代隔着,笔者出生时,这个班都已经毕业三十多年了,那当初的学生,也都是而立之年了。

哦,随便说一下,那个班级,就是那个整儿学校最骚包的重点班了。

所以说,这么纯良的小同学,是怎么进的那个学霸即正义的,学生调戏老师的,乌烟瘴气的,经常有学霸校外打架要老师认领的,根本没有秩序的需要这么长的前缀班级啊。

汽灯在那个时代或许不稀罕,但是在那个时代,在那个批斗所有右派的年代,一个国民党军官建的学校,就活该只有重点班才有汽灯,而且汽油还稀奇的跟什么似的。

是以晚自习下课,自然,汽灯已被辅导老师带走,一片漆黑。

如果你以为这位小可怜就这么孤身一人过了这晚上,那你也是错了。

窗户外,有几双眼睛正亮着。

那学校建址是个好地方,风水好的宝地:一个旧时不知道哪个公主还是王爷的墓地。
哦对了,学校后面还有一片极好的地方,煞是应景的荒芜着,野草高过了坟头。
这骚包的班,就在荒地的前面。

那可怜见的小同学孤苦伶仃的在那里待着,脑子里想必已经闪过了无数他善良的同学们给他讲述的故事,例如半夜鬼哭,譬如尸体派对,再似什么无头尸体。

这些人也真是没良心了。

但是此时此刻此景,要是没点什么,简直辜负笔者码了这么多字。

于是当初带头不出声离开的那位,世间第一无赖的,校外斗殴的魁首的,看上去很正常的,那位小同学曾经很相信的现在正在荒草堆里带着几个同学蹲守的同学,就很有气氛的发出了鬼哭。

然后那几个陪他的,自然也极有眼力见,一瞬间,哭声此起彼伏,能让鬼吓的退避三舍。

那位可怜的小同学,自然是孤身一人的在一片黑漆漆的环境中一边回想曾经听过的鬼故事一边听着无限凄凉的鬼哭。

天可怜见哦,这么可爱单纯的一个小同学,就此对这个本校最有潜力的重点班有了心理阴影。

那几个人倒是悠闲,吓罢同学,就悄悄的回家了。

于是后来发生了何事,笔者可真不知。

就不过是笔者昨天去现在已经六十岁的那位曾经的“小同学”家里吃核桃,看着那个和蔼的老爷爷,突然想起来的罢了。

时间可真快啊。

我听见他对父亲说。

是啊,父亲还是老年得女,笔者还是什么都不懂,但是父亲却已经老了而已。

当初狼哭鬼叫的小少年,现在头发都是白的了。

真是的。

评论(1)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