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吃反派or非主旋律的角色受

墙头超多,日常爬墙。

梦里青莲

这里拙笔,难描写居士一丝美貌。
✔但是我觉得太白果然,更让我欣赏他的脸啊。
✔和上一篇写子美的一起食用,风味更佳。
————————OOC什么的,现在都没人见过居士,应该也没人可以说居士什么样子吧?——————————

世间唯他一人,堪可称谪仙。

他就仿佛是天上人来戏弄世间的,止轻轻一笑,就让人没了魂儿。

偏生他还爱笑,爱对人各种各样的笑,桃花眼一勾,抿出两湾再清浅不过的笑意,嘴角的笑就跟没离过似的,简直再无更绝美的风景。

什么人呐。

这般拈花惹草的笑意,可不是把人的心,都给收了去?

也无怪乎那人总把他误称为仙了。

此人倒是只应天上有,人间留不住他的。

可他宽大衣袖雪白衣服还偏是个洒脱不羁性子,舞起剑来煞是放浪,那白衣也免不得要染尘。

岂止是染尘啊,若是他兴起,在雨后舞那剑,白衣上可还要沾着泥点子呢。

在别人那里颇是狼狈,可谪仙的风姿岂是会因为衣服改的?不过就是显的人更随性洒脱了而已。

就是泥点子,沾了这飘飘谪仙的仙气,那也要变成山水画。

他可不会为谁停留去,即使喜欢,那也和喜欢酒喜欢肉喜欢山水瀑布是一个道理,甚至说来,可能还不如喜欢酒喜欢肉喜欢山水瀑布。

所以即使能得他真心,又如何呢?

他还是会去吟诵“吾爱孟夫子”,还是会天涯地角的走,看遍天下。

想要他想起来自己喜欢过个人,可能还要你在他眼前晃悠着,要不然呐,他一开口,可不是那“不及汪伦送我情”了?

真是糟糕啊。

让人喜欢至极,却还冰冷薄情至极的人呐。

他那薄唇那桃花眼那天资风流,都是用来蛊惑人心的吧?

明明是狐狸,明明是多情,怎么会觉得,这人是谪仙呢?

可能是狐仙了呢。

他纤长手指持了那狼毫,泼墨的字仿若山水画,就成了这时间里,永生难忘的景。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