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睡眠

吃反派or非主旋律的角色受

墙头超多,日常爬墙。

特别老,每年长十岁的衰老速度

我的名字就是我将要做,正在做并且过去也在做的事。

(但是深眠什么的是不可能了

在我睡死之前都不能判断我会睡死毕竟没有实际情况出现,出现之后……我都死了你还叨叨我是想逼我诈尸拉你陪我?

唐晓翼从没觉得温莎喜欢自己。

他总是淡漠疏离的病态,笑的优雅而苍白,就像被惊涛冲上岸的海神,再无法回去于是只得随遇而安。

他真实的存在着但是却让人怀疑他存在的真实性。

包括在濒死时,他落在唐晓翼眉间的那个吻。

轻柔缥缈,让唐晓翼怀疑它是否真的存在。

一如它主人的卑微而高傲。

评论(2)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