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吃反派or非主旋律的角色受

墙头超多,日常爬墙。

上帝的色子

首先,cp忘羡,晓薛晓,曦瑶。

接受不能(任何一对)请离开。

从来没想过不存在的ooc今天按时报道。

废话:其实是上个星期语文考试作文因为上帝的色子跑题,于是在考试的时候摸出来的。零分跑题作文。。至于为什么这么久之前的稿子现在才发,因为本公子拖延症晚期。

都看到这里了就往下看吧。

正文↓

上帝从来不玩色子,因为他相信他可以掌握一切命运。

但是他乐衷于给人们一个色子来掷:看吧,你掷到几,你的命运就是几。

这是个公平的游戏,不是吗?

于是天使长拿着上帝收藏的色子请魔道群众一起玩。

好吧天使长不会说出来是上帝逼他来的,绝不。

一开始就是强力的虐狗:因为魏无羡啊他怕狗于是根本没想过放过单身狗。

魏无羡就这么和蓝忘机花式虐狗一齐掷同一个色子,场面自己脑补。

哦,魏无羡坐在蓝忘机腿上并且表示腰酸不能坐椅子。

你腰酸和可怜的椅子有关系?

“恭喜二位掷到六,事业丰收爱情美满。”天使长朗声祝贺。

“那当然了,”魏无羡容自己骄傲一辈子:“羡羡可旺夫了。”

“嗯,都依你。”

天使长揉了揉眼:为什么总觉得哪里不对?明明含光君还是一脸古井无波。

读弟机精准的捕捉到了一种名为“虐狗”的物质并且被伤害了。

“接下来该泽芜君了,”魏无羡的声音拉回了蓝曦臣的目光:“快呀泽芜君。”

“嗯。”蓝曦臣掷了出去。

“蓝先生掷到三,事业丰收爱情没有,”
天使长拿着色子看了一会儿:“恭喜。”

当然不会有什么爱情,金光瑶还在棺材里呢。

“蓝二哥哥这个人最后一句话,”魏无羡一边撩着蓝忘机看着他薄红的耳垂,一边总结:“真是神插刀。”

“让我掷一个,”薛洋说着就抢过色子自顾自随意的掷了出去:“什么结果?”

“一,恭喜。既无爱情更无事业,但却可得一短暂美梦于义城之中,聊以安慰。”天使长看了一眼薛洋:“可能写命格的人看您不很顺眼。”

“艹!”薛洋骂了一声:“小矮子你来试试。”

没人应。

当然,金光瑶的魂魄早被镇压,理应永不出棺。

场面一度尴尬。

“那个。。。要不我先把金先生的魂魄暂时带出来?不过封印那么严我应该只能撑一会儿……”天使长试着缓解尴尬的气氛。

“那你快点儿呀。”薛洋丢给天使长一个白眼。

“有劳了。”蓝曦臣对比之下彬彬有礼的多。

天使长一边运着咒术一边回头对薛洋补刀:“薛先生这样是不会有人眼瞎喜欢的。”

可惜薛洋喜欢的人刚好是个瞎子。

金光瑶笑眯眯的掷出色子。

“爱笑的人运气都不会差。”看着金光瑶好看到净化魔鬼的笑容,天使长忍不住感叹。
打脸往往只是一瞬间。

而那一瞬间就是金光瑶掷出色子的时候。

色子从中间裂开,生生成了两半。

然后一个点数都没有。

那相当于零了,因为上帝出品,质量过关。

“那个。。。金先生,恭喜。”天使长看着色子过了好久才把珠玉般的声音找回来:“一生藏心只一真心却被伤害,万人唾骂千人指脊,一切努力到头都不会有人理解,最后用鲜血虚伪堆起来的繁华还是会化成白骨,只是徒增杀孽连灵魂都搭进去。”

天使长绝对是实诚人,就凭他说完都不喘气的。

气氛再度冷凝并且救场之路漫长有那力气想取代天使长都可以。

但是金光瑶也真是人才。

某种意义上可以取代天使长:“多谢阁下讲解,受教。”

薛洋看着金矮子握着的拳头觉得小矮子的笑真是越来越假了。

于是索性哪壶不开提哪壶:“喂为什么不管怎么你都会说恭喜?”

这话绝对是针对天使长的。

“我老婆中文不太好我让他搬过来跟我走他还不愿意非要供奉什么主,”不知道哪里窜出来的黑衣男子抱起天使长就是一个小黑屋:“他不知道恭喜什么意思可能滥用词语了各位抱歉。”

然后在群众们的目送中天使长被劫走,似乎还喊了句模糊不清的“撒旦”。

然后呢?没有了,只剩下“呜呜”声。

吃瓜群众表情微妙。

至于然后天堂三分之一的天使一起往地狱里跳去追随天使长这些东西,大家表示聂怀桑附体的我什么都不知道。

金光划过,不知是不是一场幻梦。

评论(11)

热度(75)